对话哈佛教授库帕:人口结构是中国经济放缓的永久性因素
作者:    发布于:2013-10-22 10:04:05    文字:【】【】【

  文/新浪财经北美站 段皎宇

  哈佛教授库帕看好中国房产市场,建议征收房产税。他同时表示,设置美国债务上限本身就很荒唐,政府关门和债务上限不影响美国人的生活,也不会令中国拥有的万亿国债蒙受损失。

                                  库帕教授认为,中国人均收入的增长、城市化的推进,都会利好房地产市场。
 

 中国经济放缓的永久性原因

  中国经济的飞速成长曾经在全球金融危机时发挥了“引擎”的作用,然而金融危机过后,随着欧美市场的缓慢复苏,中国经济反而逐步放缓,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和世行也预测,中国GDP的增长速度将放缓至7.75%。那么在全球经济增长的大环境下,造成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是什么呢?

  对此,哈佛经济学教授、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库珀(Richard Cooper)对新浪财经表示,尽管这受到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但更多原因是中国经济本身到了应该放缓的时期。这主要包括四个重要的永久性原因:

  首先是人口结构。中国在30年的飞速发展阶段充分享受了人口结构的红利,在此期间,中青年劳动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现今人口结构中无工作能力的人比工作人口少,导致人口红利在去年达到顶峰,预计在7至8年内将保持平缓,在2020年开始下降。

  其次,库珀表示,中国城市化进程放缓也是导致经济放缓的永久原因之一。

  80年代中国农民占总人口比例的70%,现在下降一半至35%,在此城市化进程中给城市带来很多劳动力,带动经济的飞速发展。

  尽管接下来城市化仍在进行,但需要移动的人口已经搬迁,已经不可能还有这么多人口和这么大比率的人口搬迁进城。同时城市人口的年龄也越来越大,能够发挥作用的比例正在下降。

  同时, 投资回报有所下降。在80年代时期中国投资回报率达到高峰,那时候似乎把钱投资到哪里都会赚钱,然而随着市场的逐步成长,能够产生高回报率的项目已经越来越少。

  最后一点,就是中国整体出口增长率下降。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出口平均增长率为 17%,现在正在从制造国变成消费国,出口平均增长率下降到6-7% ,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中不可逆转的放缓因素之一。

  但库帕教授也强调,由于中国经济总量巨大,即使GDP增速由10%下降到7%,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发挥的作用仍然是巨大的。

  看好中国房产市场

  10月15日,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荣获2013年诺贝尔经济奖。但随后,他直言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的言论令不少中国人质疑这位诺奖得主不了解中国国情。

  对此,库帕表示,他仍然看好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他认为,中国人均收入在不停增长,城市化进程还在不断进行,由此产生的市场需求会利好房地产市场。相比美国房产市场,中国人购房所支付的现金更多,贷款比例不高,而美国则是人人需要贷款,直接影响到银行等金融系统的运作,这也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如此深重的原因。

  但空房率仍是分辨是否产生泡沫的关键因素,值得密切关注。库帕举例说:“如果我是中国某个城市的市长,就会严格查看该市的空房率,如果空房率很高的话,这就是一个泡沫的标志。”

  同时,库帕建议中国征收房地产税。他认为,房产税将增加税收,有利于政府支持教育等其他社会项目。例如他所居住的剑桥城,该城所征收的房产税让大学受益。其次,房地产税将会打击投机行为,并抑制空房率的增长。

  美国债务上限还会提高

  当我们谈起“美国政府关门和债务上限”的闹剧时,库帕笑称,国会设置债务上限本身就很荒唐,但不用担心,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政府关门和债务上限“对外交和军事影响更大,对老百姓们则没产生什么影响。

  库帕认为,在国会短暂的缓冲之后,最终债务上限还要往上提。然而,他认为,债务上限这个概念本身就很荒唐,不应该给债务设置上限,而是随其发展。国会有100%的决定权来决定政府花多少钱、收多少税,两者之间的差就是债务上限。“这样看来,设置债务上限还有什么意义呢?国会控制好花多少钱和收多少税不就好了吗?!”

  美国债务上限从1917年开始设置,当时国会需要审批每笔政府发的国债,而第一次世界大战产生了太多国债,政府不再批示每一笔债,而是设置了债务上限,为每笔债务设置最高金额上限。

  “但是发展到后来,债务上限就演变成一个政治工具,变成你不喜欢哪个总统,就拿债务上限向他开刀、让他难堪。”库帕表示。

  然而,事实上美国国债让联邦政府破产是不可能的,这只是美国两党争取权利、打击对方的政治工具。此前财政部威胁国会,让国会尽快提高债务上限,否则将会导致联邦政府。这在库帕看来,只是政治家们的互相威胁罢了。

  作为美国政府的经济顾问,库帕当日即飞往华盛顿参与债务上限等经济问题的讨论。他笑称,“作为第二大美国国债债主,中国拥有万亿美元的国债是安全的,不用担心。”

  理查德- 库珀(Richard N.Cooper)简介:

  哈佛大学经济系教授, 世界著名的国际经济问题专家,库珀教授曾在美国肯尼迪政府、卡特政府和克林顿政府中担任重要职务,曾任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美国副国务卿,及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主席。

  他的主要著作包括:《经济的相互依存》、《相互依存世界中的经济政策》、《国际货币体系》、《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稳定和债务》、《世界经济的环境与资源政策》、《转型经济体的贸易增长》。

  (本文作者介绍:供职于新浪财经旧金山站,负责美国财经新闻报道和机构合作。曾从事多年互联网市场管理工作,就读于斯坦福商学院。)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浏览 (57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搜索
脚注信息

Powered By chinaiafe.org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国际金融人才教育协会秘书处

Add: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32号   

Tel:010-82502661  E-mail:chinaiafe@126.com